足球报:华南虎为何突然解散- 疫情压垮最后稻草



中甲广东华南虎告别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白国华报道 

  这是广东华南虎俱乐部(球队名仍称梅县铁汉队)里多数球员对老东家垮塌的第一感觉,也是那些仍然对俱乐部抱有感情的人的共同心声:“谁也想不到,球队就这么黄了。”

  从整个事情的发展看,华南虎自然死得不冤。毕竟他们最后连工资确认表都没有上交,这是“自寻死路”;而从队员的感觉看,虽然俱乐部欠薪半年,但投资人一直都在想办法解决问题,最终因为某些事情的处理不当,才导致了华南虎的猝死。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广东华南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是梅州市集一建设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东是占比90%的自然人刘水和占比10%的李秋玲。

  而刘水正是2011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的深圳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作为从梅县走出的企业家,刘水有着比较重的家乡情结和足球情结。2015年,刘水收购了尚在中乙的梅县客家俱乐部,2017年,俱乐部冲上了中甲并更名为梅县铁汉队。

  2018赛季,刚刚升入中甲的铁汉投入巨大,希望能够在职业足坛有所作为,梅县还承办了当年的中甲开幕式,刘水在家乡梅州的声望也达到了顶点。

  彼时,铁汉雄心勃勃,战略是以俱乐部为足球产业布局基点,打造出具有铁汉生态特色的足球产业IP;同时,通过发挥铁汉生态自有产业资源优势,构建足球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生态产业链。

  但仅仅一年后,上市公司铁汉生态陷入困境。该公司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84-8.9亿元,相比之下,2018年度公司的盈利达到3.04亿元。该公司的股价也从2017年10月的最高点跌去了超过70%。

  母公司经营困难,自然影响到了俱乐部的投入。

  ▲铁汉生态投资人刘水

  2018年,在买下穆里奇和阿洛伊西奥(入籍后更名为洛国富)的华南虎俱乐部,投入3亿,然后艰难保级;2019年,痛定思痛的华南虎开始节流,这一年他们的支出已经直线下降,压缩到七八千万。

  但已经处于困境的华南虎,连七八千万都拿不出来了……

  困境中的华南虎,有两次转机。

  第一次是去年夏窗期间,他们把具备入籍可能的洛国富卖给了恒大。洛国富的转会费大概在4000万左右,这笔钱,解决了俱乐部上半年的经营费用。

  第二次转机来源于今年初。鉴于俱乐部经营困难,于是华南虎谋求转让,他们和佛山的一家公司商讨过,但最终因为转让的要价太高,同时因为佛山当地政策迟迟没有落实,所以这个转让最终搁浅。

  但即使如此,华南虎还没有断绝活下去的希望,他们拖欠了六个半月的工资,无论从拖欠的时间还是数额看,他们都不应该是最早倒掉的一批。

  ▲广东华南虎队长李建华

  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本来工资确认表应该在1月15日上交,但因为中甲中乙出现了大面积的欠薪现象,后来又出现了疫情,所以时间一拖再拖,最终定在了2月3日。

  华南虎的猝死,也有“天灾”原因。

  作为“足球之乡”,梅州市对于自己的两支中甲球队——梅州客家和广东华南虎都有相应的财政支持。以华南虎为例,他们完成了去年的保级任务,按照协议,梅州市政府将会奖励400万。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地方政府都以抗击疫情为头等大事,而这一耽搁,让计划中的400万迟迟未能进入到华南虎的账户。本来按照华南虎的计划,400万到账以后,可以先给教练组、队员支付一个月的工资,以换取他们在工资确认表上签字。

  这一变化让俱乐部措手不及,而迟迟没有收到钱,也让情况发生了变化。最大的问题是,教练组不肯签字,另外,还有个别球员见此也开始不愿意签字。

  2018年,在保级比较危急的时候,华南虎炒掉了西班牙籍主教练胡安,聘请了傅博作为主教练。在接下来最重要的中甲中乙附加赛中,他们战胜了陕西大秦之水,从而保住了中甲资格。

  ▲广东华南虎主帅傅博

  华南虎和傅博的合作,起初是甜蜜的。

  不过,2019赛季双方在引援的过程中有不小分歧,从而埋下了伏笔,但即使如此,傅博的团队还是引进了像刘建业、卜鑫这样经验丰富的队员,即使在卖走穆里奇以后,球队成绩也还差强人意,最终完成了中甲保级的任务。

  华南虎付出的代价不菲,他们给予傅博的工资,可以说是中甲本土教练最高的,这也符合华南虎投资人刘水的风格,但,给得了高工资,最后却出现欠薪情况,这让人不知如何评说。

  上交工资确认表的日期越来越近,但傅博团队始终没有在表上签字,同时还有几名队员也不愿意在表上签字,这成为华南虎的直接死因。

  在无法上交工资确认表以后,华南虎俱乐部在2月3日下午开始通知队员,俱乐部解散,这对于大多数队员和俱乐部员工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我们都不希望这个队伍就这么散了,但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个结果。”一名队员对记者说。

  华南虎即将死亡,当然还有人希望尽力一搏。2月3日以后,仍然有华南虎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希望和傅博团队取得一致,能在确认表上签字——此时虽然过了中国足协规定的上交时间,但如果最后没有签字的人员能够签字,至少还有一线希望,毕竟受疫情影响,很多事情非人力可控制。

  ▲广东华南虎告别海报

  这似乎是一个看上去可以过关的理由,中国足协方面至少也没有明确回绝华南虎最后的努力,他们的答复是:“你们先搞好签名,我们再说。”毕竟,中国足协也不希望看到一个个俱乐部就此倒下。

  这几天的缓冲时间,让华南虎争得了一线生机,至少没有签字的队员肯签字了,队员们也明白,在现在的情形下,保住队伍才有希望,如果队伍散了,将来如何不好说,即使被拖欠的工资,在一拍两散之下也有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回来。

  但到最后,所有的努力还是没能让俱乐部起死回生。一番努力最终归零——在工资确认表上,傅博团队还是没有签字,华南虎曲终人散。

  2月13日晚,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官方微信推送中的告别海报饱含离愁别绪——“时日有序,聚散有时。天涯未远,岁月无虞。感谢有你,江湖再见”,留给了人们一个不甘的背影。